三亚丽景海湾酒店概况

三亚丽景海湾

酒店资讯

美文欣赏:故乡的映山红

发布日期:2013-11-26

                                                                                                                                                  文/刘朝阳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故乡了,弹指一挥间在海南已经生活了十几年,每当走在沙滩上看着大海波涛汹涌涛声阵阵,思乡的思绪如潮水般涌现,久久不退;每当看到南国都市里鲜红娇媚的三角梅,便想到家乡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
      故乡的村庄里大概只有三十多户人家,村子后面有一条崎岖的山路,这是全村人的生命通道,全村人只有通过这条山路步行一个小时下山才能到达世代耕种的稻田,山路时宽时窄,穿过一片长长的松树林抵达山谷,山谷的右侧有几座山峰,分别叫罗家岩、岑家岩、余家岭,是根据山脚下村子里的人姓氏取名,这些山岭绵延十几里,山的外侧全是陡峭的山崖,靠山谷这边全是平缓的斜坡,就在这一望无垠的斜坡上,每年四月份开满了映山红。
      记得很小的时候,每当春耕季节,村子里的大人们成群结伴,带着农具赶着牛下山耕种,那时还没有分田到户,由生产队里队长统一组织,组织每家劳动力下山共同耕田插秧等,父母常出现在这个队伍里。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家里房间的桌子上有一个掉漆陈旧的白色茶缸,茶缸里盛满了水,在茶缸里插满了红色的鲜花,一枝枝鲜花在绿叶拥簇中特别好看,淡淡花香把房子里潮湿的味道冲走,本就昏暗的房子里显得明亮并充满生机,父母告诉我,这叫映山红,是他们在山下插秧回家时在山谷里采折来的,从此,我就对映山红有种异样的喜欢。每年到了花开的季节,家中昏暗房子里的瓶子中总是插满了映山红,它一直伴随在我的童年红色的回忆里。
      应该是读小学的时候,父亲已到乡政府工作,母亲依旧每年行走在下山的路上,家里依然很穷,有时看到邻家同龄人能两人分一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我认为是最幸福的,贫穷的岁月里,理想是温饱,能吃到肉或鱼是种奢望,有一个周末,我与几个伙伴相约下山到岑家的池塘里抓鱼,想抓些鱼改善一下周末的生活,也想给父母来一个惊喜,经过一番准备,我们一行四人早饭后偷偷地沿着山路艰难地下山,找到了一个不大的水塘,水很浑浊用树枝一探深不过大腿,我们卷起裤管光着脚丫,用早准备好的竹编的簸箕在水里兜来兜去找来找去,忙了一上午,一条鱼也没有抓到,太阳已老高了,我们几个人灰心丧气带着满身泥巴返程,回家的路大部分是上山,并且弯弯曲曲,爬了近一个时才到山上,已过中午,大家肚子饿得咕咕叫,实在是走不动了,躺在路边,沮丧、饥饿以及衣服上泥巴的味道,大家有点昏昏入睡,这时一阵阵微风吹过,山坡上一片落红随风飘来,是映山红,我突然想起父亲曾经告诉我,映山红的花瓣可以吃,在我的建议下大家半信半疑,但还是抖擞精神,开始延着山坡摘采花瓣,这是我第一次这么仔细观察映山红了,一米多高的树枝上红花高低错落,五片花瓣、鲜艳红润、花蕊丝丝、团团簇簇、清香扑鼻,花瓣入口一阵酸甜,顿时感到气至丹田,神清气爽,大家争先恐后吃了些花瓣后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家,到家才知道全村的人都在找我们,父母看到我回来得知我们下山情形后,父亲只说了一句话“以后出远门一定得告诉父母”,我看到母亲已布有皱纹的脸庞,一阵内疚涌上了心头。这件事却让我对映山红多了一层特殊的情感。
      时光医荏苒,慢慢地村子里与山下通公路有公交车了,村里的人生活一天天好起来,山下的田地播种收割逐渐机械化,收割的稻谷也不需再用肩膀挑着走一个小时上山路,这条山路走的人越来越少了,有时只有上山砍柴时才走出那片阴凉的松树林,山谷里映山红花开的季节,也不一定年年看得到了。慢慢地因为到外地读书,再后来参加工作,就更少看到家乡的映山红,但每当到了花开季节,不管身处何处,心里老是念着那映红山谷的映山红,不知花是开了还是花谢了。
      最近一次回家是在三年前的一个清明,我带着年迈的母亲与在异地工作的弟弟相约回到了家乡,这是父亲离开我们四年来第一次回家扫墓,村子里只剩下十多位老人还在坚守着这方故土,大部分人都已搬到了山下或县城。看到老家的房前屋后长满了野草与青苔,母亲禁不住黯然泪下,看到老家的房门已斑驳发黑,家中地面厚厚的尘埃及墙上泛黄的挂历,我也无限伤感,这是我魂牵梦萦日思夜想的故乡啊!
      扫墓过后,我突然想起又是一年花开的季节,山谷里的映山红是否依旧灿烂?我决定去山谷看看,弟很赞同,于是我们踏上了这条熟悉又陌生的山路,松树依旧是那么青翠,只是大多松树的树干粗壮苍老了很多,山路比原来小多了,未铺石板的路面已荆棘载途,我们还是努力走到了久违的山谷。
      登上那郁郁葱葱的山坡,我看到火红火红的映山红在青山绿树之间云蒸霞蔚,把整个山谷映的通红,我没想到映山红开得依旧如此灿烂,在绵延几千米的山脉间,如晚霞环绕,殷红似火,鲜花一团团一簇簇,开得那么热烈那么绚丽,如天女散花落红朵朵,朵朵花几如红色的火焰,如海洋里的红珊瑚,娇艳欲滴,花瓣密密匝匝,蕊靠着蕊,瓣贴着瓣 相互依偎竞相辉映,引来无数蜜蜂相争蝴蝶飞舞,我迎着旭日情不自禁手拂绿叶走进了花丛中,这时有微风拂面,花枝招展,看着朵朵花儿有的浓妆艳抹,有的素婉嫣红,有的杜鹃啼血,有的丹唇皓齿,如诗如画,人已在画中。
      故乡的映山红真得很美,美得朴素纯真,美得艳丽华彩,美得辽阔悠远,我无限留恋这一道道留有孩童脚印的山坡,更加留恋这山坡上充满芬芳充满生机的映山红。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在万道霞光的山谷间,在风吹落红的山路上,我似乎看到有那么一群人,哼着山歌挑着稻谷汗流浃背地走着,装满稻谷的箩筐上插着芳香鲜艳的映山红,又似乎看到一群小孩,满身泥土,稚嫩的笑脸与灿烂的山花相映在山坡上追逐嬉戏着……
      终究,还是要离开山谷,把花的味道装入口袋,终究,还是要离开老家,把留有余香的茶缸藏入行囊,终究,还是要离开故乡,把对映山红的回忆带着行走海角天涯。
(2013年8月.三亚)


上一篇: 集团公司监事会领导检查酒店 下一篇: 酒店10、11月生日员工游艇出海集体庆生